我是12月9日从父母家回到自己家,然后10号去排队核酸(因为12日开庭怕法院需要48小时核酸),然后11号核酸结果还没出我有点担心,准备再过去做个单管,结果那个医院没有单管,然后我就想来都来了在排队做个核酸吧,东北冬天排队是真遭罪,排了近两个小时才坐上。

然后我以为是这两天在外面排队冻的导致嗓子有点难受的,也没在意,后来我妈让我去楼下药店看看有没有退烧药,说我爸我爷都高烧了,她那边药店没有退烧药了,我下楼问了下也没有退烧药了,后来第二天我妈就带我爷去打针退烧去了,我爸是自己退烧了,这是我还没太意识到问题,以为就是感冒。12日去法院开庭时核酸结果依旧没出来,还好法院只用扫场所码就行了,不看48小时核酸报告了。

开庭结束后,等公交时身体感觉有点冷,到家后我就开了电热毯躺下了,倒是感觉还是冷,后来吃完饭时,我爸发微信问我开庭结果,我说还没判需要等,然后告诉我别回去,家里全高烧了,应该是阳了,然后我说我好像也是阳了。其实当时我状态还行,就是感觉冷。

12日晚,开始头疼,疼的厉害,然后准备下楼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感冒药,结果到了楼下告诉我所有的感冒药都卖没了,甚至体温计也没有了,然后道对面还有家药店,在那里买到了体温计,感冒药也是没有,只剩下小柴胡颗粒了,我看也有退热功效,就买了一盒,后面事实证明它会剩下是有道理的毛用没有,也就心里安慰。当时体温量的是37.7度。

12日晚上到13日早上,头疼的厉害,后期膝盖关节处酸痛,整宿没有睡,后来整了个湿毛巾放额头上,还整个有声小说听听,后来感觉听它脑袋更疼,就给关了,第一次体会什么是漫漫长夜。

13日,早上点了个外卖(皮蛋粥,包子,茶叶蛋),很幸运分到了骑手,吃饭时发现咬到包子馅就想吐,然后包子馅就让我抠掉了,支持皮,吃了一个半,粥也是喝几口就想吐了,剩下一大半全倒了,茶叶蛋我想留到中午再吃。然后又开始量体温38.6度,然后又去床上挺尸了,中午吃个茶叶蛋,吃以后就有点反胃,然后我就一口鸡蛋一口水才把它吃完。

中午的时候我的室友(我的另一个卧室租给朋友的)也有明显症状了,后面也沦陷了,很明显被我传染了。下午时他买了香蕉和酸渣片,然后我吃了个香蕉发现吃水果好像不会反胃。
晚上我点了两份水果捞,结果无骑手接单,后来强撑着去超市买了两罐罐头(梨罐头,桃的卖没了),一小箱牛奶,还有面包。吃了半罐罐头,继续挺尸,发现头没那么疼了,膝盖关节也不酸痛了,于是睡了个好觉。

14日,早上起来量体温,确实已经不烧了,和父母那边联系他们也都不烧了,后来忘记是中午还是晚上泡面,发现吃面没有味道,感觉微苦,吃罐头味觉正常,不过总的来说这天是最舒服的一天。直到晚上喉咙痛的厉害,晚上十点半我穿好衣服下楼去超市买了点清爽含片,含着才入睡。

15日,这天父母那边还有我都是嗓子疼的厉害,上午还好不咳嗽,下午就有点不受控制了。

群友让我写的阳了的建议,没啥好建议,有药吃药没药能打针就打针退烧比较好,硬挺不具有参考性...对,多喝热水...

16日,嗓子疼。
17日,嗓子没那么疼了,但止不住的干咳,鼻子酸流鼻涕🤧。
18日和19日相对于上一天好受了点,说话已经有鼻音了,咳嗽频率有所下降,鼻涕没那么多了但依旧很酸。
20日-21日,没有特别难受的症状了,鼻子通气了,虽然吸气有点酸酸的,咳嗽频率也下降了,现在就是嘴唇特别干燥。
22日-25日,还是每天都会偶尔咳嗽,每天只有早上醒来有鼻涕,应该算是已经好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