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号给老妈办理住院检查,我是陪护,因为近几年疫情原因,陪护也是住进去了就出不来了,除非出院。于是乎带了被子以及一些洗漱用品就进去了。

>核酸

进去后,发了陪护服和体温计,然后告知周一周四扫码挂号后一天的做核酸(0元),也就是周二周五做核酸,结果城市疫情没绷住,要求全民核酸了,于是乎就天天挂号次日核酸...值得注意的是医院的核酸是不联网的,绿码上的时间不会变,所以出院时又挂号了核酸单采,这个能同步绿码,也有纸质报告,价格就是每人16元。

>吃喝

因为不能出楼层,所以医院都是通过公众号订餐的,订餐就是订次日的,所以因为提前出院,有顿晚餐没吃到,也没法退,饭菜价格还算比较合理,我和我妈每天饭钱大概在48~62左右,部分菜比较偏淡;除了订餐外,还有小程序超市可以买生活用品以及零食,种类不算太多,部分商品价格有点高。

>拉撒睡

我们是普通病房,每个房间五个床位,以及五个冷板凳,病人躺床陪护做冷板凳,房间有个卫生间,不过卫生间的门不能反锁,后来发现这层的公共卫生间(其实是医生护士工作人员的卫生间)也不能反锁,房间内的窗户也只能开上面一点小缝,然后想到我们这层是神经内科,我就懂了,这个应该就是防止自杀的。。。睡觉是睡地上,最后两天我睡外面走廊尽头板凳上了。

>检查

其实来这个医院(医大一)之前去血栓医院检查了下,排除了脑血栓,当时大夫说这个就是典型的帕金森,让我们再去医大一挂神经内科检查下,于是乎我们就在大夫的建议下住院检查了,25号初次问诊,然后做了心电图;26号抽了14管血,以及一管尿检查了一堆东西,然后又憋尿做了彩超,尿完又做了个看留尿情况的,最后又做了个核磁共振;27号做了核磁共振基底,28号空闲(27号和28号是双休的原因,基本没啥事)。29号早上不让喝水吃饭做了肝胆脾胰彩超,30号做了脑血流灌注断层显像,31号做了脑黑质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。其实感觉这些检查好多都没用,甚至30号的时候医生就问我想哪天出院,我一脸问号,这个不应该是医生告诉病人的吗...,而且还有个检查没做,然后31号大夫告诉我应该给我妈买什么药,并且说了这个药医院没有,需要自己出院了买,因为当时比较晚,不能预约次日出院,所以9月1号才约的次日出院,他只能约次日,不过如果没什么事可以直接走,不过明天害得去一趟办理出院手续。我和我妈实在不想再医院待了,就直接回家了,然后计划我次日过去在办手续。

>房间内的病人

我妈是3号床,我们去后,这个屋子床位就满员了,1号床是个重症的老大爷,病人特有的那种呻吟声真的让人很难入睡,后来过了两天状态好了一些,后来他儿子办了出院准备送养老院了,之后5床本溪的老大娘也出院了,然后剩下的都是轻症,晚上睡觉除了呼噜声外没什么嘈杂的声音了,舒服了两天后,5床来了个从icu下来的病人,好像是29岁女的,她妈妈以及护工照顾她,她还带着心率血压的机器,心跳太快,血压太高太低都会响,呼吸也不顺,明显有痰,还不让护工吸,把护工手都咬了,第二天她状态也好了一些了,就是这两天我选择了睡走廊的。临出院前一天1床也来了个病人,没有陪护自己来的,他发现他自己偶尔走路无法走直线,就赶紧趁轻过来检查了。

>医护人员

护士们每天交接班时会来病床挨个整理被子,然后督促陪护做板凳,别做床上,实际上她们也不怎么管,护士长基本隔一天就肯定来病房寻房一次,跟哄小孩似的让病人戴口罩,病人无聊在楼道里走,碰到护士长时也会告诉赶紧回病房别乱走,说疫情严重性啥的,大夫们感觉存在感蛮低的,除了开始的一两次问诊外,就偶尔寻房(应该有规律但我不清楚),其余时间可能就是在电脑上看我们的检测结果,然后开药,然后在寻房的时候再问问恢复情况。